时间去哪了

2015年08月03日 15:10:27

 

编剧:黄日洪

片长15分钟

时间:现在某一天

地点:瑞金乡村,随着剧情发展,分别变换成不同场景

人物:

杨林,40岁,瑞金黄沙村驻村三送工作队长

    李燕:38岁,瑞金钟屋村驻村三送工作队员,杨林妻子

小刘:女,20余岁,刘屋村驻村三送工作队队员

村民甲:男,六七十岁,黄沙村群众,轻度痴呆

妇女甲:40余岁,钟屋村群众

妇女乙:30余岁,钟屋村群众

  丫:7岁,杨林和李燕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文

第一场

一个装修朴素的套二家中,房间里,有杨林和李燕的合照。丫丫抱着娃娃坐在窗户边。对着娃娃说话。

丫丫“嘟嘟,告诉你哟,今天是我的生日,爸爸妈妈答应我的,今天一定会一起回来跟我一起过生日。爸爸还答应给我买一个好大的好大的草莓蛋糕。嘟嘟,你说为什么爸爸妈妈怎么每次都是没有时间啊?他们的时间都哪去了呢?”

第二场:青山绿水,赣南特有的土坯房村落,墙上挂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宣传标语。乡间小路,杨林边走打电话

  林:丫丫,作业做完了没有啊?爸爸现在正在工作,没有时间。好,好,爸爸答应你,买一个草莓的大蛋糕,晚上跟妈妈一起回来给丫丫过生日。好不好?听话,乖乖的在家里写作业。

[通话过程中,小刘陪一位村民甲从旁边追上,在杨林打电话过程中,村民甲略显痴呆状,不断拉扯着小刘的衣服]

杨林:小刘,这是怎么回事?(杨林挂上了电话,很疑惑的问了小刘)

小刘:杨队长,是这样的,刘叔听说我们给老刘头发了200元的慰问金,也吵着要。

村民甲:(牵住小刘的衣服)我还要蛋糕、还要蛋糕。

杨林:刘叔,老刘头是五保户,无儿无女,那200元钱,是三送工作队代表市里慰问五保户的。

村民甲:我不管,我也没有儿子,老刘头还养了一条狗,我连狗都没有。

[杨林一把拉过小刘]

  林:这是怎么回事?

  刘:(无奈)刘叔的儿子去年在广东做生意亏本,过年都没有回家,电话也不打一个。刘叔受了点刺激,脑子有点糊涂了,这段时间都是靠左邻右舍帮扶着过日子。

  林:哦,是我们疏忽了,这几个月忙土坯房改造,忽略了群众走访。

  刘:队长,工作抓大放小,这些都是小事。

  林:胡说,群众的困难无小事,马上与村委会沟通,安排走访。得重新摸底调查,村里群众的生活状况近期有什么大的变化。(转身从口袋拿出钱,一把塞到村民甲手里)刘叔,这几百元钱你先拿着,家里的困难我们共同研究解决。

村民甲:我还要蛋糕,还要蛋糕。(村林被小刘给哄走了)

  林:(无奈的笑了笑)哦对了,小刘,下午开完会后,我去跟组里请个假,明天就回来,土坯房改造现场你就多盯着点。

小刘:杨队,你放心。你两夫妻都分头驻村搞三送,丫丫都变成留守儿童了,开完会早点回家,这边有我们盯着,没问题的。那我现在去村头那边看看情况。(小刘边说边走向了村头)

[杨林笑笑,拿出手机,走到一旁打电话]

  林:喂,老婆啊,还在忙吗,有时间聊聊么?

第三场:钟屋村村委会前,墙上有三送工作队宣传标语,李燕村委会门前接杨林电话。

  燕:我都忙得都晕头转向的了,哪还有时间啊。我下午得把事情忙完了才能请假回去。你请好了假了没?

  林:我下午开完会后,再去队里请假,你回城里后,记得去买一个草莓味的大蛋糕,我答应了丫丫的。

  燕:那好吧,哎,丫丫这么小,就得自己照顾自己。真的是苦了她了。

[话音未落,传来喊叫声:救命呀,救命呀。乡间小路冲出2位中年妇女,妇女乙追着妇女甲打。两人围着杨燕打转,乱成一团。妇女乙不慎将棍打在李燕腿上。李燕抱腿,哎哟一声。两人慌忙扶起李燕,急问有没有问题。]

  燕:(活动一下脚)没事,没事。哎,你们这是干什么!

妇女甲:你们三送工作队帮扶谁不好,偏偏帮扶这个不讲道理的死妇娘。帮锅帮绝,帮她搞什么山羊养殖。

妇女乙:(不服)嘿嘿,三送工作队帮你家发展大棚蔬菜种植,就不可以帮我搞山羊养殖。

妇女甲:李主任呀,她家羊圈建在我蔬菜大棚边上,羊小还没什么,这羊一大,天天跳出羊圈跑到我家大棚吃菜,天哪天,一棚菜都快吃没了。

  燕:(对妇女乙)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羊吃了人家的菜,赔个礼道个歉就行了,你还拿棍子追着人家打?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把羊圈加高点就是了嘛。

妇女乙:谁叫她嘴巴不干净、骂天骂地,还打我们家羊。李主任,我感谢工作队,了解到我家困难,帮助我搞起这山羊养殖。可是上次你们帮我贷的款,都快用完了。这再要拿钱出来加高围墙,实在有点困难。

  燕:嫂子啊,都是乡里乡亲的,和气生财。走,我们现在去你家看看,今天就来个现场办公,有问题解决问题。尽快把围墙加高,钱不够,我来想办法。

妇女甲:(向李燕)你那点死工资,这家帮一点,那家帮一点,不要吃饭了?她钱不够,我也凑点。

  燕:好,抓紧时间。处理好这事呀,我得赶回去,晚上陪女儿过生日。你们俩先走一步,我打个电话马上就来。

  燕:丫丫啊,我是妈妈,妈妈这边又出了点事情,可能晚点才能回来。等下我通知爸爸早点带着蛋糕回去陪着你好么?妈妈答应你,一定会回去的。

第四场:杨林还在村路上一边打电话一边走着。

  林:你怎么突然又有事了啊。那好吧,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完了就回去,你晚上也早点回来。

[杨林放下电话,传来喊声“队长、队长”小刘急冲冲上]

  刘:(气急)队长,这个工作我做不了,不想做了。

  林:小刘,别急,慢慢说,慢慢说,怎么回事。

  刘:队长,谢奶奶坚决不搬出土坯房,现在寻死寻活,找个瓶子要吃药,拿根绳子要上吊,工人没法进场,拆迁停了下来。我就想不通,土坯房改造,贫困烈属国家都有四万元的现金补助,我们驻村扶持单位也在基础设施上大力扶持,世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事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就让她一辈子住土坯房,我不管了。

  林:(严厉)你在胡说什么?我们不管,谁管?!国家为了振兴苏区、让老区人民早日脱贫致富,政策给了、钱也到了,难道还要中央派人下来帮我们做这些工作。这些服务工作我们基层干部不做,谁做。

  刘:这……

  林:(口气放缓)小刘呀,谢奶奶一辈子住在那间土坯房,送走了老公,带大了儿子,不容易呀。房子就是她对死去老公的寄托,老人一时想不通,没关系,多跑几趟,和和气气说道理。(看看小刘)好了,别想不通了,我们一起去做做工作。

  刘:队长,还是我去吧,你还得回家陪女儿过生日。

  林:走吧。丫丫的生日年年可以过,快走吧。别误了土坯房改造进度。

  刘:可是……

  林:放心,我老婆会回去,做完工作我打个电话道歉,走吧。

第五场

天色已经黑了,杨林和小刘走到村委会。

  刘:队长,真有两下子,你一出马,一个顶两。

  林:小刘呀,做农村工作,必须深入群众,站在群众的角度想问题、开展工作。看看,你理解谢奶奶,和风细雨的讲道理,她思想不就通了。还是那句话……

  刘:(抢话)关心群众生活,注意工作方法。

[电话铃响,马瑞掏出手机一看

  林:坏了,这么晚了,老婆和女儿打电话兴事问罪了。(接电话,恭敬的口气)喂,老婆呀,对不起,对不起,村里有点事,没赶回来,向尊敬的老婆和亲爱的女儿道歉。

第六场

[李燕听到此话,急了,与杨林争执起来,两人语速越来越快。两个场景的人都不知所措听两人在电话争吵]

  燕:什么,你没回家,我也还在村里,难道今天又是丫丫一个人在家?…

  林:(急)你也没回家?你没时间回家也要打个电话给我。

  燕:你那不是下午才答应了我要先回去的么?我这边是遇见突然的情况了。钟奶奶的媳妇摔了一跤,大出血,不及时送医院,是要出人命的。现在才刚刚度过危险期。你那边什么情况,有我这边重要么?

  林:我这边是拆迁的事情,也出了问题,你也知道动员工作不好做啊,拆迁的进度也拖不起,每拖一天都是巨大的损失。

  燕:好你个杨林,那你说,是你那边的钱重要还是我这边的命重要?

  林:(辩解)你的命当然重要,但是我的钱也很重要。你要讲理啊领导同志。

  燕:(越发生气)好,好,那我问你,是你的钱重要,还是女儿重要。

  林:钱当然不重要,女儿最重要。

  燕:那你怎么忍心今天让丫丫一个人在家里过生日。(说着李燕就哭了起来)今天我们才答应了给丫丫过生日,以前你总是没时间,我也没时间,就把丫丫一个人扔在家里了。。。。

(就在这时候,李燕和杨林共同收到了微信,是女儿的微信)

(微信旁白:爸爸、妈妈,刚才打几个电话,不接也不回。我知道你们一定还在忙,没有时间回来陪我过生日。别担心,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,太晚了,乡村小路不好走,不安全,你们千万别赶着回来哟.今天我给自己做了一个蛋糕,还给自己煮了一碗长寿面,我很能干吧?你们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呢,今天晚上录一首生日歌给我,让歌声陪我过今年这个生日,好么?

最后一场

(配合着丫丫的微信的留言,穿插剪辑丫丫一个人在家里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)

丫丫在房间里,自己拿出个面包,上面插上一只蜡烛,给自己泡了碗方便面。然后和小熊嘟嘟一起,对着蜡烛唱生日歌曲。

丫丫“我希望,爸爸妈妈能多一点点时间陪我”(丫丫吹灭蜡烛)

改编后语:整个故事的主线就是围绕两个基层公务员,因为三送队的工作,日夜忙碌,以至于都没办法回家跟女儿过生日。在描述,三送工作队的具体工作内容的同时,也展现基层工作人员的取舍。

时间去哪了?是孩子和观众的问题,基层公务员用自己的行动告诉,我们的答案。影片因为对白太多,建议在能表现具体三送工作内容的基础上,删减对白台词,让剧情更生活化。粗改稿件,还可以再细致修改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