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樟树下

2015年08月03日 15:12:29

·范建明

片长15分钟

       故事主线,树生和燕子因为要在哪买房定居出现了分歧。燕子执意要道城市安家,树生选择在农村。随着新农村发展建设的实施,农村规划建设了新房,新学校。生活条件越来越好。燕子在看到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,改变了初衷,选择回到了农村。

第一场

春天,江南村落。

一片茂盛的香樟树,掩映着一些土屋和砖房。一场雨过后,香樟树新叶婆娑,风中翻起绿浪。树下一条小路,落着旧叶,一个背着书包的孩子专注地走在泥泞的路上,小心地寻找落脚处,翻起一滩落叶与泥水,最终还是滑倒在地。

    树生也艰难的在泥泞的路上往家走着。回到家里,一身的泥水。树生走进屋里,看到老人一身泥水,关切地惊呼:爸,你跌倒了?怎么不换下衣服,别着凉了感冒。

老人说:都是追那只调皮的牛,一没留神就……

树生把父亲拉到灶膛边说:你去生火,不会冻着,我来弄吃的。

母亲从门外进来说,还是我来弄吧。

母亲一边打量着树生,把他拉到竹椅上坐下,问:树生,燕子怎么没一起回来?

树生说:燕子进城看房了,她大姐说城里新开了不少楼盘,要带她去各处溜溜。

父亲说:城里房子贵着呢,怕不是我们乡下人住得起。

母亲说:听说村里要改造了,广告牌都树起来了,那牌上的房子,跟城里一样漂亮呢。

父亲说:正是,支书这些天不少往我们家跑,说是中央能补钱,红军后人,二万五,我们家住进新房,也就是十来万元的事。

树生着急地说:可燕子坚决要在城里安家,说对孩子上学更好。爸,她还让我问问,家里有没有一些积蓄,我们买房钱不够。

父亲没有应答。

孩子放学回家来。树生看着孩子衣服上的渍痕,估计是摔倒了,呵斥说:走路不小心。孩子委屈地说:我小心了,路不好走。

孩子把一张宣传单拿给爷爷。

父亲笑着说:给你爸,他才是你家长。

树生看宣传单。嘴里一边念着:由于学校要改建,学校工程项目多,务必请家长教育孩子在校期间注意安全,不要跑到新建教学楼和新修操场工地上玩……

树生对孩子说:听到没有?这是家长安全教育责任书,你记住了这里面的内容,我才给你签字。

孩子说:记住了。老师说,等上一年时间,我们学校就像城里的学校一样,漂亮极了。

树生说:你不想到城里读书?

孩子说:我要跟着爷爷。

父亲从屋里拿着效果图出来走到树生边上,给树生看。

父亲说:你回来得正好,咱们商量拆土屋建新房的事。你叔是村长,不会骗我们的。你叔说,我们一家不拆,就会影响整个村子的规划。

树生说:建不建新房是我们有自由,难道政府还敢强迫我们?

父亲说:我劳累了一辈子,就想住新房。

树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,说:我在城里买了新房,到时候接你两老去住。

父亲说:我哪儿都不去,就想守着我自己的家,住在这里。

树生说:爸,你真是老脑子。

第二场

树生和燕子走在工业园林荫小道上。

     燕子你这次回家怎么样,你家能不能帮我们点啊。听姐姐说市区里又开了好几个楼盘,挺不错的。现在下手还来得及,不然等过两年房价涨了又买不上了。

     树生:我现在就为这件事情发愁呢。爸爸听说现在村上要搞新农村规划建设,现在想在村里重新建新房。

燕子:农村建得再漂亮也是农村,哪能跟城市比呢。如果你父亲不答应,下学期我就叫我们宝宝跟我妈,先在城里上学,看老人还怎么想。对了,你把这个意思先给老人说说。现在主要是你的意见是什么?

树生说:父亲说省里都下力气帮助扶贫改造我们村,将来一定不比城里差,我们在村里建房,能省好多钱,就不会负债了。

燕子生气地说:看来你与你父亲一条心了。

树生说:要不,我们先别着急在城里买房,看看村里会如何折腾起来,村里那么多房子,各家各户,意见难统一呢,将来新村建不起来,父亲自然会死心。

燕子怒气未消地说:不行,万一建好了怎么办?要等你自己一个人等。说完摔手而去。

树生怔怔地站着,看着燕子远去,叹了口气。

第三场

村委会上,村长和三送工作的干部正在耐心讲解,新村的规划,和开会决定拆迁的事。

树生走进村委会:叔,我叫我回来干嘛啊?

村长说:树生,听说你准备在城里买房?挣了不少钱啊,挺能干的呀!

树生说:叔,别笑话我了,靠打工,能挣多少钱?那是燕子的想法。

村长说: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事。不过,也不要一味跟风,得好好看形势,规划规划自己的事业。你家的情况来说,村里建房合算,能省下钱来好好生活,或做做生意搞搞产业。再说离城也不远,路也修好了,有钱的时候买辆小车,进城也非常方便呢。关键是,村里现在大发展大变化,不信你等一年半载看,绝不会比城里差。

树生说:要是你能说动燕子就好了。

村长说:我们日夜在做村民的工作,集中改造的事一天不能耽误,如果新村子建不起来,我们对不起村民,对不起党的好政策。你就放心好了,一定能建好,到时不怕燕子不改主意。目前你要做的,就是配合我们,劝劝你父亲把牛栏拆了。

树生说:我知道父亲的意思,哪里轮到我回家作主,还不是让你来做我的思想工作。我理解父亲的想法,老人叶落归根不说,与村里乡亲们亲,比生活在城里好。

三人一边说,一边向香樟树下的土屋走去。

    第四场

香樟树下,布满建筑材料,水泥,红砖,砂子。人们在拆开的宅基地上热火朝天地建房。村长走东走西,三送干部也帮着拉线,打桩。

    树生忙得满头大汗,坐在香樟树下歇息。一脸心事的他在回想前几天他跟燕子的对话。

燕子说:哼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

树生指着远去的同事夫妇说:他们家也遇到同样的事,你看人家两口子,夫唱妇随,过几年要离开厂子,自己回村里种大棚,挣大钱。

燕子说:要种植你自己种植,关我什么事?

树生说:我们积的那点钱不多,只有和父亲的钱合在一起,才更能做大事业。

燕子说:还说,一家人不齐心,一家人的钱汇不到一起,你的地位在家里看来不怎么样,让我把钱交你保管,别想,你当你的农民去吧,你不想进城买房,我们就离婚!

    村长来到香樟林,对歇息的树生说:加紧吧,这是一场竞赛,是城市和农村的竞赛,燕子回不回村,看我们的成绩了!

一个村民说,树生,村子建好了,不怕燕子不回来,不回来还有其它姑娘呢。说罢大笑起来。

村长呵斥地说:你这人怎么当的,宁拆一座庙,不拆一桩婚,我们抓紧时间建新村,是为了不拆散人家燕子和树生!是吧,树生?

一村民说:人家树生和燕子感情深着,早些年不是常看到树生带回燕子,小河边、香树林里,手拉手亲密无间,现在只是一时意见不合而已,树生怎么会看上其它姑娘呢?

一村民打趣说:那说不定,所谓志不同道不合,谁让燕子看不上我们农村?城里人与农村人不走一条路,不是一条心。

树生休息好了,又加油干活去了。

(穿插剪辑,树生风雨无阻的干活,和燕子在城里四处看房子)

第五场

初秋时节,秋风阵阵,樟树林中焕然一新。戏台,标语,水泥路,一栋栋新房。老人坐在树下闲聊,孩子们在广场上爬体育器材。几个孩子摸到假山正面,摸着石头上的红漆大字,一边念出声来:美丽洁源。

村长和几位记者模样的人走来,四处走动,拍相。

村长大声对孩子们说:漂亮吧,漂亮的东西,就要好好好爱护啊,老师是这样教你们的吧?

一个年纪大点的孩子说:是,我们学校有塑胶跑道啦,老师告诉我们,就是城里学校这也是少有的,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爱护!

村长说:对,那你就下来吧,不要攀着石头了。

记者模样的人说:慢着,留在石头边,我为孩子们拍个照,来,孩子们,自然点,我拍啦!

村长看着相机里的一张张相片,嘴里喃喃说着:不怕燕子不回村!

记者问:燕子?哪里的燕子?

村长说:你拍的这些相片全部传给我吧,我要全部洗下来,贴在村里,引燕子们回到村里来呢。说罢哈哈大笑。

(穿插剪辑新村的新风貌的照片)

第六场

秋风阵阵,柳枝飘摇。燕子一个人走在柳树大道上。她仰头一看,大雁点点成阵。她伤感地放响手机里的音乐《那就是我》,歌声阵阵:我思恋,故乡的小河……”

燕子翻看手机相册:燕子和树生在小河边,在香樟下,在柳荫下……亲密无间的留影,让燕子流下伤感的眼泪。

这时,一名同事突然在背后偷看,并吃吃笑起来。燕子一惊,关了手机里的相片。

同事问:怎么,想树生了?

燕子说:谁想了。

同事说:当然是你想了,难道轮得到我想。给,我把他给带来了。

同事拿出一个包裹快递,是拆了的,名字是树生。

燕子说:树生的,给我送来干吗?

同事说:树生说村长寄错了,是寄给你的。

燕子疑惑地打开包裹,翻看相片。同事在一边看着说:呀,这是你们村吗,这明明是现代化的小区呀?你们村有这么漂亮?我都后悔没嫁到你们村里。

燕子笑起来:那你现在嫁还不迟。

同事说:对了,还有封信,你自己看吧,我走了。

燕子看信。读着读着,眼泪流了下来。

燕子给树生发短信,明天回村里看看,带上我母亲和大姐,你们好好接待!

第七场

周末,香樟树下,一批游人进村来。一辆车子停了下来,取下摄影器材。

化了妆的树生和燕子从小车上走下来。

摄影师说:树生,拉着新娘子的手。

燕子说:我可不是新娘子。

摄影师笑起来说:我忘了,你这是补拍婚纱照。

树生和燕子拉着手,在摄影机前依偎在一起。

几片早落的香樟叶子打落下来,掉在他们的婚纱上。

摄影师要前往去掉,树生说:留着,这是香樟叶子,我们都熟悉,我们都喜欢,这里是我们的爱情的见证。也是我们的新家。

改编后记:还有一些细节戏份需要进一步修饰。将人物形象塑造丰满。整篇思路是,一个农村青年,选择相信政府扶助,自动动手,建设美好家园的故事。新农村建设,建设的不仅仅是房子,还是对家的的期望,和对故土的执着。香樟树,是小夫妻爱情的起点,也是他们的家的符号。人的只要努力,就能让生活美好幸福起来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